当前位置:首页>北京夜场招聘>正文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摘要:“人偶不能说话。”上海海昌海洋公园的人偶演员邓俊洁一边整理身上厚厚的人偶服,一边告诉新京报贝壳财记者,在主题公园里,“为了更好地...

“人偶不能说话。”上海海昌海洋公园的人偶演员邓俊洁一边整理身上厚厚的人偶服,一边告诉新京报贝壳财记者,在主题公园里,“为了更好地营造沉浸感,演员工作的时候是严禁说话的。”

看不见真容、听不见声音,但你一定在各个主题公园里看到过那些身着可爱人偶服的身影,为每一位到来的游客“造梦”。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ICPHOTO

而对人偶演员来说,他们面对的绝不仅仅是笑脸、喜爱甚至追捧。就在日前,“玲娜贝儿下头”的话题冲上热搜,为维护角色形象,一些网友将玲娜贝儿的人偶演员与角色进行“切割”,并将人偶演员称为“内胆”,进而引发了更多争议。此外,人偶演员在工作中无故被游客拍打的新闻也并不鲜见。

严实的人偶服隔绝了一切视线,这些演员的故事无人知晓。

人偶服下的“无名氏”

12月,北京的好天气让人按捺不住出门的冲动,刚开业两个多月的北京环球影城里人头攒动。恰逢园区首个季节活动开启,游客无一不带着兴奋和喜悦的心情,穿梭在大大小小的项目中,处处彰显着这个主题公园的人气。

被来来往往的游客淹没,刚结束互动、准备离场的“史瑞克”看起来就没那么显眼了。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新京报记者郭延冰摄

这位友好的绿色“怪物”,是2001年上映的动画电影《怪物史瑞克》的主角。此时环球影城里的“史瑞克”自然不是电影里跳出来的,而是由人偶演员扮演的。不过,与电影里活蹦乱跳的角色相反,眼前这位“史瑞克”正由两名工作人员搀扶,沿着路慢慢地、一点点地向前挪,仿佛自己无法独立行走,每一步都很艰难。

身旁的工作人员解释道:“人偶服挡住了演员的视线,所以必须由人搀着走。”

而在千里之外,另一个同样高人气的主题公园里,人偶演员则引发了更大的关注。玲娜贝儿,这个一出生便有着迪士尼光环的角色在短时间内聚集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关注度。一时间,各大社交媒体似乎都被这只粉色的狐狸“席卷”,由人偶演员演绎的可爱表情包和视频随处可见,角色的衍生品更是供不应求。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ICPHOTO

争议也很快随之而来,“玲娜贝儿下头”冲上热搜,起因是玲娜贝儿在与游客互动的过程中,被指态度“敷衍”“不尊重游客”。事件发生后,一些网友马上将玲娜贝儿的人偶演员与角色进行“切割”以维护角色形象,并将人偶演员称为“内胆”。随后,因被认为不尊重演职人员,“内胆”这个称呼迅速引发了更多争议。

“能给游客带来快乐就好了。”在谈及对被称为“内胆”的感想时,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偶演员如此表示。玩偶服厚厚的头套隔绝了一切视线,外人完全看不到被包裹的人偶演员究竟是怎样的表情。

“穿上人偶服后,就像另一个自己”

找到人偶演员邓俊洁的时候,她正忙着上海海昌海洋公园新年节目的彩排。脱下人偶服,这位年轻的姑娘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1.6米左右的身高,看起来有些内敛。在问到可不可以“剧透”一下新节目内容时,她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暂时还不可以。”

2018年11月16日,上海海昌海洋公园正式开园,这一天也是邓俊洁正式入职的日子。

上海海昌海洋公园试营业期间,邓俊洁曾和朋友一起来园游玩。巧的是,只是单纯来玩的她在人群中一眼便相中了海狮“卢克”——一位由人偶演员扮演的IP形象。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供图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供图

海狮卢克是海昌海洋公园IP“七萌团”的角色之一,性格聪明,喜欢表演,还能发明小工具。与卢克一同的还有北极熊波波、企鹅帕姆、海豚多多、水母啾啾等成员,七位小伙伴在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快乐生活,开启奇幻海洋之旅。

“我的妈呀,太可爱了!”一见如故。即便三年过去,如今回忆起那个心动瞬间的邓俊洁依然发出了小声尖叫。

在与卢克近距离互动的过程中,邓俊洁对人偶演员的工作产生了好奇。回到家后,她在网上找到了上海海昌海洋公园的招聘信息,发现人偶演员岗位有空缺,她赶紧投了简历,就这样顺利入职了。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供图

三年来,邓俊洁一直以人偶演员的身份活跃在园区里、舞台上,通过扮演各个角色给无数游客带来欢乐,这也成了她的动力源泉:“我性格会有一点内向,在穿上人偶服后,平时我不敢表现的都可以表现了,就像另一个自己。”

同样是2018年,北京欢乐谷四期项目甜品王国开幕,这也是娜芬三和杨杰首次作为人偶演员“出道”时间。与邓俊洁不同,娜芬三和杨杰都是在北京欢乐谷工作逾十年的老员工。在此之前,娜芬三和杨杰都是北京欢乐谷的舞蹈演员。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北京欢乐谷供图

“当时甜品王国开放,需要人偶演员与游客互动,我就主动提出想扮演人偶。在你与游客近距离接触的时候,看到他们开心了,自己也会有成就感,就是那种梦想一点一点实现的感觉。”娜芬三回忆,“我希望自己感受快乐的同时,也给大家带来快乐。”同样,杨杰也在甜品王国开业之际主动请缨成为人偶演员。现在,他们一人是“可可颂公主”,一人是反派“莓脸大盗”。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北京欢乐谷供图

简单款人偶服重3.5公斤以上,“夏天如同穿羽绒服在沙滩长跑”

尽管角色不同,但“邓俊洁们”选择成为人偶演员的原因都是热爱。

为方便工作生活,北京环球影城、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北京欢乐谷等主题公园均设有员工宿舍,部分主题公园还为人偶演员提供餐饮补助等补贴。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人偶演员就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人偶演员每天通常都会有一套固定的工作流程。在开园后,无论是公众工作日还是节假日,都需要参与舞台演出、花车巡游、见面会、游客互动等活动,每场演出结束后会有时间休息。在夏天园区加开夜场时,人偶演员也常常需要工作到晚上8点。下班后,还要经常加班进行培训或排练。邓俊洁估计,她每天都要走1万至2万步。

每次使用后,人偶服均需要消毒,相关事项通常由园区的服装组处理,服装组也负责人偶服的***和日常维护。此外,受疫情影响,人偶演员还被建议在身着人偶服时仍要戴上口罩。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询问部分人偶服***厂家得知,简单款式的人偶服重量通常在3.5公斤以上,充气款人偶服加上电池重量在5公斤以上。简单款的人偶服,通常会在头套里使用发泡材料***的空心球形内膜作为整体支撑,再在内膜中加入一个可头戴的帽子,并将帽子通过支架与头套顶部相连,最终将头套固定在人头上。若设计精细,人偶服结构的复杂程度和整体重量还会相应增加。

比支撑重量更关键的是行动问题。邓俊洁打了个比方:“夏天我们穿上人偶服后,整个人就像穿着羽绒服在沙滩上跑了很多圈,非常热。冬天也不会冷,照样会出汗,衣服湿得彻底。汗滴在脸上很痒,也经常会滴到眼睛里,最热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 北京招聘夜场最靠谱的(2021上海迪士尼最新招聘) 北京夜场招聘

图/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供图

人偶服也会限制演员的行动。“例如七萌团的海豚多多、虎鲸欧克,这些人偶属于两头身人偶,人偶服刚好会卡在我们的小腿上,行动就会受影响,每走一步可能只会跨出半只脚的距离,有时候别人轻轻一推,就可能会摔倒,而且摔倒后仅靠我们自己是爬不起来的,所以我们每个人偶都配有一到两名客服人员,保障安全。”

为了实现演出效果和保障演员安全,人偶服演员在上岗前都需要接受相关培训。例如在行动方面,由于每套人偶服的视窗位置可能不一样,因此人偶演员需要不断进行视线练习,尽量降低人偶服对视野的影响。上海海昌海洋公园还会对人偶演员进行情景模拟训练,比如摆放障碍物,模拟如何防止小朋友位于视线死角等等。

另一方面,为贴合IP形象,主题公园通常会对人偶演员的行为举止作出详细规定。其中,上海海昌海洋公园有一整套明文规定,如禁止做出有损角色形象的行为,人偶演员在演出时禁止说话等,甚至在躲避游客拍打时,需要注意躲避时的动作是否得当。北京欢乐谷对人偶演员也有要求,比方说,杨杰的角色虽是反派,行为特点是“有些呆头呆脑”,需要时不时通过一些肢体不协调的小动作呈现角色特点。娜芬三补充说,除了“欢乐操作指南”等通常必备的内容外,人偶演员还会进行专项培训,例如如何通过肢体动作表现出角色的喜怒哀乐,如何与游客互动,还有拍照等一系列技巧。

游客拍打时有发生,有人偶演员被打后送去急诊

尽管训练日复一日,意外依然难以避免。2018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因人偶演员被游客打头引发广泛关注,其中一位涉事游客被园区禁止未来六个月内再度入园,但相关事件依然屡禁不止。

“游客拍打确实存在。”娜芬三坦言,“我也被打过,游客很重的一拳直接打在我胸口,非常疼。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游客会想打我们,可能他们认为这是打招呼的一种方式,但打在我们身上是很疼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把一口锅扣在自己头上,再被旁边人一拍,他们可能在外面不会觉得有什么,但里面人听到的声音震耳欲聋。”邓俊洁说,“之前有一个小伙伴在演出时,有一名小朋友可能觉得卢克太可爱了,就打了一下,她回来后一直很难受,后来直接送去了医院急诊。”

此外,为保障人偶演员安全,上海海昌海洋公园、北京欢乐谷、北京环球影城等主题公园均会给人偶演员配备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但游客不恰当的行为依然难以杜绝,而这或许是一个需要游客与园区达成共识的长期过程。

人偶演员并非一份单纯的工作,“世界上所有的坚持,都是因为热爱”这句话,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格外明显。

有一回,邓俊洁在上海海昌的沙塔餐厅,当时是夏天,邓俊洁穿着人偶服非常热。有个小朋友特别乖巧地在旁边看着几位人偶演员,然后自己跑去自动贩卖机,买了瓶水递给邓俊洁。邓俊洁笑了起来,“当时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真的好温暖好开心。”

也经常会有小朋友主动把兜里的糖分享给娜芬三和她的同事们。“虽然我们不能收下,但确实很感动。”娜芬三说,“我们不露脸,其他游客也看不到我们的样子,但能给他们带来笑容,我们也会快乐。”

据天眼查数据,截至2021年8月,国内主题公园相关企业超13万家。另据《2021中国主题公园竞争力评价报告》,截至2019年,国内标准定义上的主题公园共有339座。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周边游、短途游盛行,主题公园发展加速。可以预料,作为主题公园IP落地的重要角色,人偶演员对于主题公园形象塑造越来越重要。

这种重要或许可从某些细节看出来。在寻找人偶演员的过程中,有一个主题公园婉拒了采访请求,原因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位负责人认真地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人偶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演员扮演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郑艺佳

编辑李铮校对赵琳

发表评论